尽管他有着一幅外国人的面孔,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中国画家。澳籍中国画家杨鸣山的百幅油画风景写生展日前在华茂美术馆举行。

这些作品的主题既有南澳的秋林,也有新疆的牧场;既有墨尔本的农舍,也有伊犁的街道;既有英吉利海峡,也有喀纳斯湖畔。这些看似写生的风景却能引起人们丰富的、诗一般的联想,尤其是生动的笔触、精炼的形与色、方寸之间的自由驾驭,皆体现出杨鸣山在瞬息间捕捉物象的超凡能力与艺术高度。

参加画展开幕式的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著名油画家全山石先生认为杨鸣山是一个非常虔诚的艺术家。“尽管在生前,杨鸣山没有举办过一次正式的画展,但他是一颗被埋没在沙砾中的明珠。他在写生过程中,把自己心灵放在艺术里面。”他认为,现在很多年轻画家习惯用摄影的方式获得素材,然后按照相片去画。也就是说,他们不领会为什么要写生,写生的意义在哪里,写生的作用在什么地方。全山石先生希望通过这场展览重温写生的意义、目的和方式。

几十年来,杨鸣山虽身居海外,但始终惦念着故乡中国的一草一木,其作品透露着无限的乡土气息。其风景写生作品注重融入轻柔的情绪,以淡雅朴素的色彩构筑超凡的妙境,令人产生明朗、愉悦的美感。

移居澳洲后,杨鸣山赢得了广泛的声誉和尊敬。1979年,他被选为南澳大利亚皇家美术协会理事,其后的数年间他三度荣获澳洲道格·莫兰国家肖像奖,其作品被昆士兰国家美术馆收藏。1987年,他的名字被收入《澳洲现代70位著名画家》一书。1995年,他的风景画《月初升》获墨尔本全国风景画大赛金奖。(记者汤丹文)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尽管他有着一幅外国人的面孔,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中国画家。澳籍中国画家杨鸣山的百幅油画风景写生展日前在华茂美术馆举行。

这些作品的主题既有南澳的秋林,也有新疆的牧场;既有墨尔本的农舍,也有伊犁的街道;既有英吉利海峡,也有喀纳斯湖畔。这些看似写生的风景却能引起人们丰富的、诗一般的联想,尤其是生动的笔触、精炼的形与色、方寸之间的自由驾驭,皆体现出杨鸣山在瞬息间捕捉物象的超凡能力与艺术高度。

参加画展开幕式的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著名油画家全山石先生认为杨鸣山是一个非常虔诚的艺术家。“尽管在生前,杨鸣山没有举办过一次正式的画展,但他是一颗被埋没在沙砾中的明珠。他在写生过程中,把自己心灵放在艺术里面。”他认为,现在很多年轻画家习惯用摄影的方式获得素材,然后按照相片去画。也就是说,他们不领会为什么要写生,写生的意义在哪里,写生的作用在什么地方。全山石先生希望通过这场展览重温写生的意义、目的和方式。

几十年来,杨鸣山虽身居海外,但始终惦念着故乡中国的一草一木,其作品透露着无限的乡土气息。其风景写生作品注重融入轻柔的情绪,以淡雅朴素的色彩构筑超凡的妙境,令人产生明朗、愉悦的美感。

移居澳洲后,杨鸣山赢得了广泛的声誉和尊敬。1979年,他被选为南澳大利亚皇家美术协会理事,其后的数年间他三度荣获澳洲道格·莫兰国家肖像奖,其作品被昆士兰国家美术馆收藏。1987年,他的名字被收入《澳洲现代70位著名画家》一书。1995年,他的风景画《月初升》获墨尔本全国风景画大赛金奖。(记者汤丹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