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M1NT经过4年的沉淀,推出在中国的第二个商业项目自此,这个富豪俱乐部的股东们不仅可以继续在上海福州路上“玩物创富”,而且,新产品更使得这种待遇延伸至线上。但阿利斯特帕顿(Alistair Paton)不会急于发展新的商业项目,这个谨慎的澳大利亚人对于M1NT在中国的下一个据点迟迟不能决定,“没有找到一个让我心动的位置”。一个连马云的热情邀约都没有答应的人,可想而知,要求有多高。

年仅33岁的帕顿是M1NT的创始人兼集团首席执行官,去年年底成为父亲,具有冒险精神的他,工作履历早在15岁辍学那年便开始。

帕顿离开学校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商店卖玩具。“这并不适合我,也不是我想要的,我知道自己很快会干不下去。”他说。果然,很快他就为自己找到一份在银行的工作。“但这也不是什么好差事,我喜欢做交易,但是我没有机会,只能做送信的活,为一些股票交易员和投资者当当跑腿,每天只能傻傻地等着帮别人送信。但我工作仍然很卖力。”这种劲头终于得到了老板的肯定,帕顿结束了送信男孩的生涯,开始在办公室打杂,依然不能做他喜欢的交易工作。

“有时我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幸运。”也许帕顿最终会走上交易员的岗位,只是那天发生的一件事让他的好日子提前到来。“有一个交易员生病了,他的电话响个不停,我忍不住接了电话,结果完成了一笔交易。”他以为会被老板责备,结果却再一次得到认同,以及更多的机会。这也让帕顿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人,他的勤勤恳恳和能力也得到更多人的肯定,很多是来自交易所以外。很快他被一位资深银行家相中,后者希望帕顿能当他的助手。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帕顿当然不会错过。他开始跟着银行家在各地行走,见客户,做交易,而他心里关于投资的设想也慢慢被触动和挖掘。“有一天,我把一个投资创意告诉老板,我想建立一个公司,结果,他投资了我,我拥有了人生第一个产业,那一年我还不到20岁。”

帕顿于是开始做二氧化碳排放配额交易,不到一年,他得到的二氧化碳交易合约已达全球排放配额的40%,并将其售卖给日本、美国、中东、中国和欧洲等地的能源公司。这一年也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如果那一年是戈尔当选了美国的总统而不是布什,我也许不会坐在这里,而是过着另一种生活。”帕顿说的另一种生活是亿万富翁的生活。

“众所周知,戈尔是环境保护者,而布什代表的是石油开采商的利益,”帕顿解释,“所以,如果戈尔赢了,那么我也赢了。”帕顿计算过,那样的线岁生日。但这回天意弄人,幸运女神没有站在戈尔和他一边,“我输了,一个巨大的教训,我的公司一下子只值1200万澳元。一切都得重新开始了。”但尽管离预期目标差距很大,但相比最初的投资,这一项目在短短一年内却也增长了10倍。帕顿卖掉了公司,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卖掉公司之后,帕顿开始为政客、金融界名人及国际官方组织担任顾问,客户包括澳洲参议员Robert Hill、世界银行副行长Ken Newcombe及联合国。这使得帕顿拥有了庞大的社交圈子,他能够从自身经历中总结出一个高级俱乐部应该提供给会员什么内容。2004年,他在伦敦建立了世界上首个股东制会员俱乐部M1NT,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模式。6个月后,他找到了250个知音,其中包括9位亿万富翁,还有很多体育明星和好莱坞大腕。随后,帕顿又在戛纳、莫斯科、香港和上海都开了M1NT俱乐部。如今,上海却成了全球仅剩的M1NT。“其他地方关闭有多种原因,首先是原来的地址租约到期,很难再找到合适的位置;其次是中国发展很快,会员很多。”M1NT每年给股东分红,“在过去四年,M1NT上海股东平均可以手持每年32%的股息。” 帕顿讲道。而2011年,这一数字是35%。

目前,M1NT的入会资金门槛是10万港币,但有其他更严格的标准。每天,M1NT都会收到各种入会申请表,能进来的人少之又少。“如今我们有620位股东,去年我们新增了50位,”帕顿说,“他们主要是填补了一些退出的会员的位置。因为我们要求会员最好是在上海,所以当一些股东搬离上海之后,他们会选择退会。”也是这个原因,M1NT曾拒绝贝克汉姆的入会申请,原因之一是他当时在西班牙踢球,大部分时间不在英国国内。

“我把会员的背景分为艺术、音乐、金融、设计、法律、政治、地产等10个领域,当然,他们都是各个领域的领导者,我希望在比例上能达到均衡,这样一个圈子才不会闷。如果大家都是律师或者都是打高尔夫的,见面会有什么有趣的话题呢?但如果泰格伍兹和一个律师,可能他们会聊很多好玩的东西。”帕顿很懂得圈子的价值,既然社交能产生财富,那么作为为社交提供最重要平台的俱乐部、尤其是为社会各界名流提供高级服务的高级会员制俱乐部,聚集了各个行业金字塔最顶尖人物,他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影响着整个外围。

也有不少人希望M1NT能在当地开设俱乐部。“青岛、宁波、深圳”帕顿说,“马云也找过我,他想我把江南会变成杭州的M1NT,我说再考虑一下,事实上是拒绝了,我觉得杭州还没准备好。”他倒是想在北京开一家,“北京很重要,却找不到一个像高腾大厦这样的地方,有这么好的景观,又处于城市中心。我希望M1NT是开在CBD的。我目前看中的是CCTV 大厦,虽然那栋楼看起来有点危险,但符合我的选址标准,如果他们同意的话,我会立刻进驻。”

帕顿:是的,所以我在M1NT的水族缸里养了一些幼鲨。它们很危险,我曾经被咬过一次。

帕顿:有一年在香港,Kayne West(美国当红饶舌歌手)演唱会后在M1NT举行派对,著名电影制片人Harvey Weinstein(作品包括《纽约黑帮》、《杀死比尔》和《莎翁情史》等)也在,我希望他在法国电影首映后的派对可以在戛纳M1NT进行,结果他说:你和鲨鱼嘴对嘴亲一下,我就答应你。他刚说完,我就照做了,没想到,当我把鲨鱼放回去时,它咬了我一口。不过,我得到了那场派对。所以,冒险很有必要(说完,他卷起袖筒,露出右手小臂上一道伤口)。

帕顿:还有一年,为了犒劳忙碌一年的员工,我把他们带去体验F1方程式赛场。我希望自己是开得最快的,所以当看到俱乐部经理开到我前面时,马上就想超过他,结果太猛,弄伤了肩膀,瞬时撞在一起,乱成一团。本来是要庆祝的,结果大家都躺到了医院里。现在想想觉得真是件蠢事。

帕顿:肯定会的,我的太太现在会阻止我做一些危险的事。但我还是停不下,经常偷偷瞒着她行动!

帕顿:我觉得儿子肯定会比我更好,因为他有比我更好的起点,我的起步非常艰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