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1月3日至15日,东北野战军集中34万余人,攻克军13万余人据守并坚固设防的大城市天津。此役开创了我军在水网低洼地形实施大规模城市攻坚战的先河,创造了解决军的新方式——“天津方式”(即以战斗解决拒绝放下武器的敌人的斗争方式),彻底孤立了北平守敌,为和平解放北平创造了有利条件,也加速了全国解放战争胜利的进程。

稳慎决策,因情用兵。1948年11月,针对傅作义集团犹豫不决、撤守难定的矛盾心理,决心采取“停攻太原、撤围归绥(今呼和浩特)、迷惑敌人、断敌退路、诱敌西缓”等手段,抑留并歼灭傅作义集团于华北地区。东北野战军、华北军区按照“围而不打,隔而不围”的办法,相继歼灭新保安、张家口之敌,完成对塘沽、天津和北平的分割包围。

天津是华北最大的工业城市,素有“京畿门户”之称。军利用天津东临大海、地势低洼、河流纵横等地理条件,构筑了集高大建筑、环形护城河和护城土墙、坚固工事、稠密碉堡群、密集地雷阵、“真空地带”于一体的“大天津堡垒化”城防体系,并集中10个师13万余人,企图固守顽抗。

针对天津守敌“北部兵力强、南部工事强、中部皆平常”的部署特点,东北野战军决定采取“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围歼,先吃肉后啃骨头”的作战方针,计划运用城东城西对进主攻、城南突破围歼、城北佯攻牵制等战法夺取天津。

攻克水患,扫除据点。1949年1月2日,东北野战军集中兵力完成对天津的战役包围。天津守敌采取引接河水、河上打冰等手段制造水患,致使天津西南广大郊区形成水淹区,严重妨碍我军主攻行动。我军广泛发动群众,采取关闭水闸、引流入河等方式,迅速降低了西南护城河水位,并研究出扎苇桥、活页桥、翻梯桥、船桥等方案以克服护城河障碍。

1949年1月3日起,东北野战军全面展开对天津近郊守敌外围据点的扫除工作。至1月12日,东北野战军共歼敌近5000人,基本扫清了天津外围防御地带各据点,同步紧缩了对天津的包围圈。

谈打结合,将计就计。根据“最大限度保护天津的工商业和文化基础设施”的指示要求,东北野战军在迅猛扫除外围据点守敌和紧前组织近迫作业、改造地形等攻城准备的同时,依据“边谈边打,以打促谈”的方针,力求通过谈判形式以和平方式解决天津问题,但守军只为拖延时间,毫无谈判诚意,经3次谈判未果后遂令敌限时答复和平条件。

为隐蔽我主攻方向,我军指挥员充分利用谈判时机,将计就计,故意在城北接见军谈判代表,使敌产生攻城指挥部设在城北的错觉,并采取重炮试射、火力侦察等方式,致使守军急忙调其主力第151师从城核心区转至城北加强防御。

迅速突破,拦腰会师。在守敌拒不答复和平条件、丝毫未有放下武器意愿的情况下,1月14日10时,在500余门火炮的怒吼声中,东北野战军主力向天津守敌发起总攻。作战中,我军充分发挥诸兵种协同作战的优势,严密组织步兵、炮兵、坦克兵、工兵之间的协同。密集的炮火在城墙上炸开了数道豁口,高炮团集中火力击毁了两架敌机,工兵部队在炮火、坦克的掩护下,迅速排除护城河外各类残留障碍物。西集团、东集团各两个纵队对天津城垣实施东西对进的两面夹击。西集团第1、2纵队在第一主攻方向上,采取并肩突击的战法,利用破坏射击形成了缺口,在坦克和步兵炮抵近直射的掩护下与敌展开恶战,部队迅速占领并扩大突破口,向市区进攻。

东集团第7、8纵队在第二主攻方向上,灵活采取榴弹炮间瞄轰击、坦克炮直瞄射击、连续爆破开路等方式,摧毁了守军前沿工事及水泥地堡,打开突破口,经过2小时激战,突破了天津东北的民权门。战至14日13时,东北野战军在天津东、西、南3个方向打开9个突破口,实现了全面突破,保障后续部队向纵深发展进攻。

守军在天津市区利用坦克、街巷工事、高大建筑物等实施猛烈反击,东北野战军充分发挥孤胆作战的优势,采取直插猛进、分割穿插、穿墙越户、监视绕行等战术手段,快速向天津市区纵深攻击。15日凌晨,作为东西主攻部队的第8纵队与第1纵队胜利会师于金汤桥,拦腰斩断天津整个防御体系。

乘势穿插,分进围歼。守军被分割开来,各自陷入孤立和混乱当中。东北野战军各纵队按照既定目标乘势席卷全城、穿插追击。

15日拂晓,第6纵队1个团、第1纵队2个团,协同对天津守军核心区西南屏障海光寺发起攻击,仅用40分钟占领了据点内制高点,不到2小时全歼海光寺守敌。第2纵队2个团采取分头攻击前进的方式,配合第1纵队主力迅即进至敌军核心区,同时对中原公司和天津警备司令部发起攻击。攻击部队采取连续爆破、占据制高点、直捣核心、逐层争夺、多路强攻等方式,占领了中原公司,突入了敌警备司令部,俘获了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副司令秋宗鼎等1000余名官兵。其他攻城部队采取正面攻击、翼侧迂回、分割包围等军事手段,辅之以政治攻势,攻占了守军第43师师部、第62军和第86军军部等据点。东北野战军各部乘胜追击,战至15日13时,历时29个小时,天津总攻胜利结束。

天津战役的胜利,既得益于指挥员对战场态势的全面感知、敢于担当的适时建议和及时果断的正确决策,也得益于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支援和各级指战员的英勇顽强,还得益于各级部队能因时因地因敌灵活运用正面攻击、翼侧迂回、直进穿插、分割包围、分进卷击、多路攻歼等战法,更得益于各纵队、各兵种之间的密切协调和高效协同。这些为尔后城市攻坚战提供了宝贵经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